汇通漆-新闻中心News
联系汇通漆CONTACT US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涂料市场上外资增长的压力已然很大

来源:      2018-05-09 09:22:16      点击:

众所周知,中国的涂料市场规模全球首屈一指,有超过两万家的大大小小的涂料企业,其中装饰类涂料的市场规模就高达2000亿,但基本上94%以上的份额都被以立邦、多乐士位代表的乳胶漆巨头垄断。

近几年,中国市场经济持续表现出疲劳状态,各行各业的发展都显得有点力不从心,涂料行业也是如此。2015年,人们口中的“最严环保法”政策出台,加上中国经济的下滑和房地产行业的影响,涂料企业的发展道路可谓是坎坷至极。2016年,涂料行业依然延续“严峻”的市场趋势,产品销量难以得到快速的增长。

2016—2021年中国涂料油漆行业专项调研及投资价值预测报告表明,2015年全国涂料总产量1718万吨,相比2014年中国涂料总产量的1648.188万吨,产量增长4.2%,销售额增长7.1%,利润增长10.9%。各项数据虽都有所增加,但却都一致表明2015年涂料产量增速大不如前。2016年1-9月,我国涂料总产量达到1345.04万吨,同比增长7.4%,增长速度基本持平2015,而这也简介反映了一个现象——我国涂料产量增速放缓已成为新常态。

2016年12月上半月,对于涂料企业来说是最艰难的一年,有近一大批涂料企业关闭整顿的消息在行业里传开,是生存还是死亡这个问题迫在眉睫!

一方面,部分市场趋向饱和,涂料产品销量难以增长;另一方面原材料价格不断飙升,让众多小涂料企业的生存受到严重威胁。但是对于中小型涂料企业来说,倒闭是有原因可寻的。

近日,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宣布:集团计划在2017年至2021年间向亚太地区持续注入总额达30亿欧元的资金,以支持该地区的业务发展。其中,将会有相当一部分资金流向印度,以支持这一核心市场的运作。

据了解,就亚洲市场之前的财年而言,巴斯夫在中国以及中国台湾以占比超过50%的销售额一马当先。印度市场则以年销售额12亿欧元,占比12%的比重位列第三。如今,巴斯夫将投资重心移向和中国人口基数相当,并同属于发展中国家的印度,或将使如今这一销售额排行发生变化也未可知。

巴斯夫方面对此的表示是:“化工行业的发展大多依赖于国家的经济增长。而在亚洲诸国中,印度拥有目前最快的经济增速。所以对于巴斯夫而言,投资印度市场是最为理想的选择。”这一席话透露出就亚洲市场来说,中国市场已经不再是巴斯夫投资的最佳选择。

与之类似的事也同样发生在下游涂料行业,今年开年来,巨头立邦的种种动作表明,其将摆脱“中国市场重度依赖症”,不再将中国市场作为唯一重点发展目标。

据国外媒体报道,立邦公司将在欧洲国家捷克的科林镇投资建厂,专门生产汽车用油漆和涂料。其捷克公司的注册资本为200万欧元,新工厂占地面积5万平方米,将于2018年10月完成厂房建设,2019年1月投入运营。

紧接着,3月1日,立邦宣布已完成收购邓恩-爱德华兹(Dunn-Edwards)(即“邓恩涂料”)的全部股份。并将通过本次交易,将获得建筑用涂料的制造和销售的业务平台,今后,将利用有一个能够通过零售销售网,实现美国涂料市场版图的进一步扩大。

其母公司日本涂料控股株式会社对包含这些在内的一系列行动的说法是:投资重心转移,向欧美市场发力,是为了完善全球发展计划的需要。也并非不再将中国定义为“核心市场区域”,只是将以巩固和稳定为主。

事实上,在中国经济领域,一直有着“中国市场已经失去了投资吸引力”、“外资出逃”等说法,这是由于随着中国经济结束飞速发展的状态,增速持续放缓,引发了劳动力红利和广阔消费市场优势的消失和匮乏,从而导致外资向在此方面更有优势的国家转流。目前来看,这股风似乎刮到了涂料行业,巴斯夫方面的发言也有所证明,虽然劳动力红利方面的问题在涂料行业并没有什么影响和显现,可是关于发展速度缓慢,消费市场饱和以及产能过剩问题却都是涂料行业目前面临的难题。

尽管在当下的中国市场上,不管是巴斯夫所在的涂料原材料行业,还是立邦所在的涂料行业,都是一片看涨的趋势,但依然掩盖不住在很多细分领域都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就如立邦,此次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间段通过收购,加大向美国市场开拓建筑用涂料的制造和销售平台。

抛开其全球战略的大框架,在某种程度上,可能就是因为以做建筑涂料为主的立邦在中国市场上的建筑涂料业务已趋近于饱和,像二次重涂、乡镇市场布局等在中国市场上能进一步释放出空间的领域都已经被立邦布局完毕。因此,立邦急需要开拓新的市场来缓解建筑涂料产能的压力。

由此来看,涂料市场上外资增长的压力已然很大了,未来外资品牌在中国市场上的投资只会更慎重和保守,并且可能会出现越来越多投资方向转移到中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的现象。但这对于饱受外资涂料品牌“碾压”的本土涂料企业,甚至整个涂料行业来说,似乎并非是好事。毕竟市场增长力不足,产能过剩,发展空间进一步压缩,对本土企业同样意味着压力和阻碍,而本土企业却又很少有足够的实力去开拓海外发展空间。

更何况,外资品牌减少了直接投资的比率,并不代表放弃抢占中国的市场空间,巴斯夫收购广东银帆化学,立邦收购秀珀、长润发,都是通过吞并成熟的企业来抢占某一涂料细分领域的市场空间,并且这种收购趋势还会延续,对本土企业更危险,只不过他们采取了间接的方式,既避免了投资的风险,又可以快速得到回报。

从这个层面出发,外资投资重心转移并不意味着中国涂料市场失去了吸引力,而是随着涂料行业逐步走向规范化和健康态,为外资品牌更深入全面的介入提供了除直接建厂投资之外的更多更方便途径,让他们有更多的精力作别的布局。

而本土涂料企业不抓住机遇,奋起追击的话,作为涂料行业转型升级突破口的绿色环保、电商信息化等领域也将会被外资品牌轻易地控制在手里。